加入CCF 登录CCF

GOOGLE再进中国是狼来了吗?

阅读量:203
2018-09-05

微信图片_20180905112035

      2018年8月26日, CCF YOCSEF总部在河北省保定市电谷国际酒店举办了主题为“GOOGLE再进中国是狼来了吗?”的论坛。本次论坛实行主席为来自北京交通大学的YOCSEF学术秘书李浥东以及来自360企业安全的YOCSEF学术委员会委员陶耀东。论坛是YOCSEF的主要形式,就IT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研讨和思辨,向社会发出声音。

      2018年8月6日,《人民日报》在推特和脸书上都刊文表示欢迎GOOGLE重返中国市场,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在GOOGLE撤出中国的8年时间里,百度、360、搜狗等企业几乎瓜分了整个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其中,百度占有73.84%的市场份额。但从全球市场来看,GOOGLE占有全球搜索市场90.46%份额,百度仅为1.94%。有人表示,如果GOOGLE能在未来6至9个月内回归中国大陆,百度或许会丧失在搜索引擎市场的重要地位和份额。但也有人认为在中国市场8年的空白,新一代国内互联网用户对于GOOGLE的产品和技术实力已没有了直观认识,而GOOGLE也很难瞬间把握住中国用户的喜好。此外,除了在搜索市场上的竞争之外,GOOGLE母企业Alphabet在AI产品和无人驾驶等创新领域的深度布局,也使未来相关领域的竞争不可避免。本次论坛针对巨头若归来,对相关产业的发展是狼来了,还是会产生希望的鲶鱼效应开展了探讨与思辨。

微信图片_20180905112737

      为扩展YOCSEF论坛的影响力,并让更多感兴趣者能参与到讨论中,CCF YOCSEF总部与CCF YOCSEF保定分论坛联合精心策划,再次以在线双向交互的方式开辟了论坛参与通道。在线通道的实行主席为CCF YOCSEF学术委员会委员林俊宇和CCF YOCSEF保定分论坛主席杨晓晖。

特邀嘉宾引导发言

      本次论坛邀请了360集团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谭晓生,吉林大学人工智能学院院长常毅,浙江大学教授、CCF常务理事、青工委主任卜佳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CCF理事苗启广等行业内专业人士着重讨论针对此类事件的后续相应的举措,提出可操作的方案。

      谭晓生总裁首先从自己的行业经历回顾了GOOGLE退出中国的背景,指出GOOGLE退出中国后,在搜索、邮箱和云服务三个领域没有再涉足国内市场,但其它产品如安卓系统、浏览器、AI技术框架等一直可以使用。他分析了GOOGLE搜索业务若回归会面临的市场情况,认为有了GOOGLE的搜索标准,可能会对诸如百度等国内相关产品形成较大冲击,促使国内相关领域的良性发展。同时他也指出,GOOGLE回归仍面临不小的挑战和困难。首当其冲就是数据安全问题,在大数据和AI时代,即便如美国这样全球网络安全技术最领先的国家,也无法避免互联网企业利用所拥有的数据分析结果威胁国家安全,前几年的美国大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GOOGLE八年前选择离开是一个错误,但如今面临的问题比当初还要多,不仅仅有中国政府的管理要求,还有GOOGLE内部的问题,今天回来可能是更大的错误。

      常毅教授首先对搜索引擎的进化历史进行了梳理,认为在搜索引擎技术因素“快、全、准”三个方面,GOOGLE回归后,在搜索上的快没有太多的影响,在全的方面凭借其强大的技术能力能够快速建立起竞争优势,在准的这一方面是搜索引擎的核心,也是难点所在,需要非常强的人工智能的算法在里面,需要更多的用户反馈来提供训练数据,这里面容易出现一个马太效应,能够帮助GOOGLE更好的在中国市场把搜索市场份额不断提高;从非技术角度来看,用户的认知度非常重要,在美国“谷歌“已经被当做一个动词来用,就等同于搜索,而其竞争对手很难达到这一点;最后一个是普通用户的基本满意度,虽然大部分搜索引擎企业都可以通过算法得到基本的用户满意度,但GOOGLE通过买流量和提供更好的搜索质量,在全球各个市场不断蚕食其他企业,其竞争远比想象的要严峻。

      卜佳俊教授认为GOOGLE再进中国是狼来了。第一,GOOGLE本身的技术能力毋庸置疑,在某些指标上绝对是领先的;第二,一个产品的服务要遵循当地的法律法规,这也是毋庸置疑,关键是要看当地的法律法规是否高质量,是否能够有效的推动社会的进步,甚至站在全球的视野,能不能推动全社会的进步,而目前国内的环境还不够好。第三,如果GOOGLE作为国外先进技术代表,就应该鼓励其进来,不管它是狼,还是熊,还是虎,进来以后对国内生态环境,包括关键技术的研发、法律法规环境都是很好的推动。

      苗启广教授用非常形象的方式给出了他的观点,首先这个狼是罩在一个笼子里的狼,并不是无所约束的狼,来了以后都需要罩在中国法律的笼子里面,按照中国法律来做事;其次,它是一只瘸着腿的狼,它并不是把全系列的产品都拿到中国,只是开放一部分,通过其他的途径来进入中国;最后,它现在进入跟2004年进入不一样,04年进入到的是一个到处是小绵羊的动物园里面,现在进入的是一个到处充满狼性的野生动物园。他相信中国的技术会越占战越勇,狼来了,不要怕。

      论坛事先列出了一些议题,嘉宾与参与者针对这些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议题一:GOOGLE若回归,是否凭借其全球经验“赢下”中国市场?

      常毅教授认为如果要变成市场占有第一的竞争者,这个不容易。但是如果一进来利用他自身的技术优势,适当的投入资源,通过重视程度,打通中国政府的合作,按照中国的市场规矩,放下以前意识形态的包袱,也许很快就能拿到10%的市场份额。10%的市场对于GOOGLE来说不算赢,但是对于大家已有的市场会造成巨大的冲击。更糟糕的是,凭借他自身的技术优势,非常有可能保持一种稳定的增长,当然这个增长的过程会很长,但是这个过程会有很大的影响。

      黄婷婷认为GOOGLE现在面对的不是一群羊,而是一群熊。熊具有体量上的优势,这个体量就是用户的习惯,包括现在的流量和用户的时长,现在很多超级APP占领了大量的用户入口,超级APP里面本身已经沉淀了很多内容和内置搜索,这些数据是处于数据割据的状态,所以即便狼来了,狼凭着他尖利的牙齿不一定能够咬得透熊皮,而熊可以通过体量压死狼。

      济南分论坛陈贞翔认为GOOGLE从做搜索开始,它的初心一直没有忘记,一直以搜索业务为核心,逐渐布局扩大整个互联网的生态,包括它做的很多新的业务如发电,光纤、通讯,这些都是为了布局更大的互联网生态。它带着这样一种布局的理念到中国,是一个大的促进作用,会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知道大的互联网生态如何构建。

     唐杰认为对于GOOGLE再次进入中国的威胁不能仅看搜索,搜索上已经有黏性,很多老百姓已经默认百度搜索,不会改变他的习惯。但GOOGLE回来对大家的冲击是AI,GOOGLE在AI上面品牌效应非常好。搜索上可能市场占有率百分之二三十,但是其他方面,像AI对中国的冲击极大。虽然大家希翼它回来,但是骨子里大家真正还要加一把劲。

      彭绍亮认为要看到今天论题后面深层次的差距,GOOGLE不再只是一个搜索企业,它的核心技术很多都转到人工智能,比如在互联网医疗,GOOGLE已投入150亿美金,跟美国最大的医院花十年以上的时间收集病历,研究每个人入院时间,死亡时间。在这个问题的背后,第一要看到差距,第二要苦练内功。

      包云岗认为GOOGLE确实是狼,大家轻视了它的侵略性,或者是狼性。大家国内很多政府也好,企业也好没有准备好怎么应对它。在数据保护这一块,中国对国外的企业在中国怎么设立机构和数据中心等法律规范不够完善。其次对于它的技术和相应产品吸取用户的能力,比如Chrome浏览器在全球和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均是第一。GOOGLE进来以后,结合一系列价值观的输出还是能够吸引一大批用户。另外,中国政府怎么样跟这样的企业打交道,也是一个挑战。

      上海分论坛蒋力认为,在符合我国法律法规等有关规定的基础上,GOOGLE归来对国内搜索引擎也是一个促进和激励。国内的搜索引擎长期没有竞争的环境下,口碑下滑是非常非常利害。GOOGLE进来不进来,不是一个永久性的政策,是可以随时间变化,它进来短期内促进国内搜索引擎和互联网生态良性发展。

议题二:GOOGLE若归来,是促进产业升级,还是要扼杀本土创新?

      陈健从企业的视角认为看一件事情应从长期利益、短期利益去评估。GOOGLE确实做得好,确实是个很利害的狼。但大家需要注意另外一个特别关键的点,技术无国界,今天闭关锁国就会导致明天的落后被挨打,甚至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只要你来了之后,我第一时间监测出来你来了,你干在什么,你到底能干到什么程度,你到底想干什么,但我不让你拿走关键的东西,或者给到你一些不关键的东西,关键的不让你拿走,就是狼来了之后怎么控制他,在可控的范围内练大家的技术,去学习提高自己,确保将来有一天真的网络空间世界大战的时候,大家有枪有炮,能接受竞争。

      武汉分论坛李成华认为在与GOOGLE这样的巨头竞争中要找到差异化的点,大家要看准大家的市场目标在哪里,哪些是大家特定的人群。GOOGLE进来一定有水土不服,比如做自然语言处理这一块,中文和英文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为什么李彦宏有更大的自信,在用户的习惯上,中文的语言处理上有一些独到的东西,进来以后对大家会有更大的机遇。

      兰州分论坛魏霖静认为应该从战略上去轻视这匹狼,但是要从战术上重视这匹狼。无论是从自身的产业升级,还是从技术提升方面来说,大狼来了,可以激发大家的成长。另一方面从战术上重视它,大家要呼吁政府,呼吁更多的年轻人,包括88bifa手机登入界的、非88bifa手机登入界的年轻人对抗这件事情。希翼大家的技术人才或者青年精英们是淡定的,要从人才培养的结构体系当中去优化,从点点滴滴去落实做好。

      广州分论坛黄书强认为GOOGLE回国中国必定在中国成立研究机构,招聘大量的研究人员,输出大量新的理念,促进中国创新和产业升级,倒逼百度和其他技术企业进行技术变革,产生鲶鱼效应。之前MicroSoft亚洲研究院在中国成立的时候,带动中国科技发展,当前很多人工智能和IT企业的带头人和高管,都是从MicroSoft亚洲研究院培养出来,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南京分论坛的孙国梓认为从GOOGLE的角度来说,从哪里跌倒应该从哪里爬起,GOOGLE再次回归原因是商业利益的驱动,所以他们不会轻易进来,应该是做好了各种准备。商业不打无准备之战,《人民日报》所说的中国法规,更多的说的是搜索引擎,GOOGLE在这方面会尽量克制和遵守,它的技术优势很明显,所以搜索引擎将会最先受到极大的冲击,但是不只于此,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是他们更大的目标,国内方必将完败。

议题三:GOOGLE若归来,能否提升IT人才培养模式与质量?

      常毅认为GOOGLE在研究方面做的确实非常独到,当大家培养人才和做研究的时候,大家考虑怎么选题的时候,更多的考虑做一些大的问题。今天大家都觉得机器很容易下赢围棋高手,但是当GOOGLE设立这个题目的时候非常有想象力,首先要设定一个很高的目标去做长期的投入,当GOOGLE做出这样一个研究成果的时候,改变了教育界对人工智能的认识,让大家认真思考,找准具有挑战性的课题,做出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成果。所以站在这个角度来说,教育工编辑应该以GOOGLE企业做研究的选题、立题为榜样,踏实地培养好的人才,做出具有影响力的课题。

      吴国斌认为GOOGLE再次回到中国对中国学术方面的帮助是有限的,不能跟当初的MicroSoft亚洲研究院相比。在98年中国学者很难发出一篇顶级文章,今天中国的学者在88bifa手机登入各大顶尖期刊上都能发表文章。在工业界,第一批带有先进理念的外企践行者,大概在2010年左右依次加入中国本土企业,今天再看中国互联网这些新锐,MicroSoft、GOOGLE的人占比非常少,大批量的都是从BAT出来。还有一点,今天中关村的互联网创业速度,能否照搬GOOGLE的人才模式,值得商榷。但是大家可以借鉴他在全球人才管理的经验,帮助中国企业培养一批国际化的研发人才,从而让中国的产品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更具竞争力。

      广州分论坛黄书强认为GOOGLE会输出新的理念、模式、IT学问,对目前中国整个IT发展是非常积极有益的,大家要清醒的认识到国内大学排名有提升,但是人才培养质量并没有显著提高,大家的技术研发进步很快,但是一些新的革命性技术都不是大家提出来,IT很多都是跟跑,未来中国需要和世界进一步接轨,中国需要进一步开放。

      成都分论坛吴晓认为GOOGLE回归对IT人才培养模式和质量的提升不见得有很大的作用。IT人才培养模式和质量,并非因一家企业就能对高校产生本质的影响,过去对中国科研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原来的MicroSoft亚洲研究院,GOOGLE过去对IT人才培养模式与质量的提升影响不算深远,未来也未必有多大的贡献。

2

现场嘉宾与在线嘉宾通过微访谈以及现场直播进行互动

总结

       此次论坛的准备时间较短,但在所有参与人员的悉心准备之下,整个论坛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引导发言讲者的观点有深度、犀利,可以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现场共有29位嘉宾发言,观点碰撞很激烈。总体来讲达到了一个论坛应该有的水准和效果。线上线下互动的模式再次得到认可,是一种拓展性很强的论坛模式,应该继续发扬。

    用唐杰分享给大家的感受结尾:“前两天我跟国斌在伦敦,大家俩分别去看了两个顶尖学校,他去了剑桥,我去了牛津,总结下来最有意思的是我在牛津看到一个酒吧,是很多牛津大学获得诺贝奖的科学家们思想辩论的地方;国斌去了剑桥,印象最深的也是一个小酒吧,一帮人在那里辩论的地方。这是中国学者跟国外学者差距最远的地方,大家在思想碰撞上差得很远。YOCSEF走到今天,大家应该引以为豪的,不是说大家有多牛,而是大家是中国唯一一个敢于做辩论的学术共同体,这是大家引以为豪的。大家不仅要练内功,大家要敢于发声,但是大家的发生一定要有思想深度,不是说空话。”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